您在這裡

你要為真道打美好的仗,持定永生

你要為真道打美好的仗,持定永生(提摩太前書612)

雙和二支會  崔智強主教

永生,是條漫長的路;持守到底,是個巨大的挑戰。我一直在想,為什麼許多人即使有了神美好的話語滋養,也曾領受這福音的美好和祝福,仍然離開或放棄了這條道路? 

很多人在認識福音之前,可能覺得宗教只是一種心靈的寄託而已。對於所謂的神,定義不應該是那麼的狹隘,應該更寬一點,可以容許我在不同的情況下,有不同的定義。祂應該是個無形的力量,在不同的時機化身成不同的形態幫助那些向祂求助的人。祂可以是天父,祂可以是玉皇大帝,祂可以是阿拉,可以是觀世音,可以是我們所稱呼的任何的神的名稱,基督徒願意認為祂是上帝,祂就會化身成上帝的樣子,回教徒願意認為祂是阿拉,祂就是阿拉的樣子。祂也可以是塔羅牌、碟仙、招財進寶的金蟾蜍……,只要我們遇到困難時,誠心祈求,不管祂是誰,都是有求必應的。這樣的神,皆大歡喜,不是很好嗎?而各個宗教都有一些超自然的奇蹟現象,不是更說明了這一點嗎?你們要信你們的福音,那對你們是個很好的選擇,而我只要心存善念,不去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就夠了,我所認知的神,應該能接受的,請不要刻意把我限制在特定宗教的框架裡。 

這是多麼動聽的說法,世間多少男男女女,也被這種說法魅惑。從未認識福音或不願意接受福音的人當中,有很多人抱持這種想法。對於我們這些藉由洗禮走上通往永生那條窄而小的道路的人而言,這種想法,也會經常在我們軟弱、受到試探時出現,如果我們不夠堅定,就會再次回到「廣義的神」的信念裡,放寬我們的尺度,因為這樣就不必再被「狹隘」的信仰觀念所「束縛」了。離開福音的道路,重回世俗的生活方式也找到了看似正當的理由,宗教不過就是勸人為善的。 

但是,那個廣義的神,真的能帶給人們自由嗎?「祂」到底要帶你去哪裡?是否指引了你一條人生的道路?是否告訴你如何找到真正的幸福?還是只能滿足你想要消災解厄,事業亨通的一時需求?那會是你永恆的依靠嗎?不過福音的生活,你的日子會過得更幸福嗎?腳步會更踏實嗎?你能確信自己走在正確的道路上嗎?至少我知道,那個廣義的神無法給你像基督那樣完全的愛。 

我相信神自創世以來,就將真理啟示給世人,這些古代的先知當中,有許多人親眼見到神,傳達神的話語,並記載於聖經和摩爾門經中。這些經文清楚地闡釋了人生的真理,說明了人生的目的,告訴我們生命何去何從,教導我們今生應該要如何地生活。不僅是古代的先知親眼見到了神,近代的先知約瑟斯密也看到了神,也得到了神許許多多寶貴的啟示。真理從古到今、一脈相承、清楚明瞭、並且昭告世人。神應該是什麼樣子,已有了明確的定義,絕對沒有模糊的空間,也不能隨我們的喜好來加以定義。路是窄而直的,而且就那麼一條。 

有人或許會質疑,這也可能是人所想像或編造出來的東西,憑什麼非信不可?那就來驗證吧。信心是福音的首要原則,只要肯運用對神和耶穌基督的信心,按照真理的教導而行,就能知道福音是一條真實的道路。阿爾瑪書第三十二章很清楚地闡述了如何運用信心。基督也說:「人若立志遵著他的旨意行,就必曉得這教訓或是出於神,或是我憑著自己說的。」(約翰福音7:17)。

當你確實藉由聖靈的力量獲得見證時,會了解經文絕對是「神的話」,不是「神話」。 

這從來不是一條容易的道路,就如使徒保羅所說:「我們進入神的國,必須經歷許多艱難。」(使徒行傳1422)。但它卻是一條獲得永恆喜樂「唯一」的道路。人是軟弱、善變的。遭遇困境時放棄原則,或將標準打折,是我們的通病。人的心都是肉做的,如何能夠在困難考驗來臨時,堅定如山,那又是一個很大的課題。堅持真理的道路可能意味著被人認為是落伍保守的、在某些情況下不受歡迎、犧牲一些享樂、做起一些事情來不像別人那麼方便、約束慾望脾氣、克制衝動、經歷無數次的天人交戰、抗拒世俗潮流的內心衝擊、違反誡命時的靈魂受苦、破除癮癖惡習的辛苦、寬恕不能寬恕的人、接受前所未有的挑戰、接受主認為適合加諸在我們身上的一切……。 

但福音的美好在於:我們不必只靠自己的力量面對這個世界和自己的困難。基督曾說:「凡勞苦擔重擔的人,可以到我這裡來,我就使你們得安息。」(馬太福音1128)。救主在客西馬尼園裡為我們每個人所作的贖罪祈禱,確實承擔了我們的軟弱,為我們贘付了罪的代價。祂的贖罪可以在我們的生命中發生功效。在這充滿挑戰與衝突的現實世界與心靈深處,祂都會「為我們爭戰」。而祂確實也勝了世界,是我們力量、安慰的來源,也是我們靈性的磐石。這種完全的愛所帶來的靈性力量有多大,取決於我們多麼願意與祂親近。 

每一次的抗拒誘惑、每一次的徹底悔改、每一次真誠的祈禱、每一次的堅持標準、每一次的福音分享、每一次的事工服務、每一次的思念救主……都是在為真道打那「美好的仗」。願我們在這場靈魂的戰役中能夠堅守、得勝。當我們塵世的生命終了時,能像使徒保羅所說的那樣:「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,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,所信的道我我已經守住了。從此以後,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」(提摩太後書47)。

story topic: